搜 索
你现在的位置:贵州新闻网 >> 图片频道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19)

    她不是球队的队长,却连教练都要喊她一声“一姐”——这就是昳姐在球队的地位。 快50岁的女人,生活中什么事让她最有成就感。手机上收到她发来的回复:“昨天你走之后,我又进了一个球”。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2/19)

    爱踢球的女生是什么样?网络上或许有以下这些高频描述:短发、皮肤黑、大嗓门、腿粗、假小子。也许对于踢球的姑娘我们都或多或少有过一些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式,而面对这些,昳姐倒是想的很乐观:“我们也化妆穿裙子,敷面膜减肥保养自己啊!真正喜欢的事情,不会因为别人的想法就中途放弃。”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3/19)

    没有大长腿,没有马甲线,更没有A4腰,运动员的美好身材荡然无存,如果离得够近,还能清晰的看到眼角和嘴角的皱纹。作为一支原生态女足球队里的“一姐”,这是她给人最初的印象。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4/19)

    昳姐是这支名叫“水军”的女足球队里年龄最大的球员,球队里有的年轻小朋友甚至可以叫她一声阿姨。队服号码每年都会变:递增的号码是她渐长的年龄。今年的球衣是49号,而这也是她效力“水军”的第5个年头。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5/19)

    北京地坛公园旁边,有一个体育场,这里就是“水军”的聚集地。每周二晚上八点,来自北京“五湖四海”的姑娘们都如约而至,来踢一场“野球”。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6/19)

    这支“庞大”的队伍里,有风趣幽默的北京大妞、有白净瘦削的德国留学生,甚至还有尚处于哺乳期的“老母亲”。她们跟着一位“义务劳动”的教练在这片并不算宽敞的球场里磨炼脚法。技术水平虽然层次不齐,对于足球的热爱程度却高度统一。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7/19)

    昔日“水军”队里的一个日本留学生完成学业回国时,昳姐和几个队友亲自送她回家。在几天的赴日行程里,让她印象最深的是日本普通高中里有很多支女子球队,有专属的教练,有免费的球场。而碰巧赶上的日本高中联赛的决赛,现场的盛况更是让她感慨:日本足球搞得好是有原因的。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8/19)

    上大学后由于学校没有女足队,昳姐的“球员”身份被雪藏了20多年。能再次找到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她格外珍惜,“要是早点儿遇到她们就好了”。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9/19)

    比起2011年刚成立时的默默无闻,目前这支娘子军在草根足球圈内已经小有名气。越来越多的女生从好奇围观到试探尝试,最终进入到这支球队里。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0/19)

    如果身体状况允许,昳姐每周参加两次球队的训练或比赛。在年龄面前,虽然心里不服软,可身体却很诚实:“一周全勤打卡,膝盖受不了。”即便有的比赛不作为首发上场,她也随时处于待命状态,只要场上有人喊,换昳姐!嗖一下,她已经冲到场边了。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1/19)

    “每周四我们都会约赛,大部分是跟男队踢,有时候他们踢得还不如我们呢。”尽管已经在极力控制着,但是嘴角的上扬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骄傲。踢球的女生少之又少,每周的“实战演练”基本靠业余男队鼎力支持,而且场地也从来不固定,她们打的就是“游击战”。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2/19)

    下午2点,此时北京室外的温度已到达37度。站在球场上一分钟,皮肤开始发烫,脚底就像踩在火上。球场下的树荫里,姑娘们涂的防晒霜顺着汗从脖子一路下滑。比赛进行到30分钟,场上有人喊着:太热了,要不咱们就此结束吧。就这么喊着喊着,球员们踢完了整场比赛。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3/19)

    “这玩意儿一吃就停不下来。” 榛子壳儿堆成一座小山,一位中年男子坐在空调屋子里喝着茶、吃着坚果。如果这么看,实在无法想象他曾经是昳姐的“私家教练”以及“王牌陪练”。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4/19)

    “我老公踢球踢了30多年,上大学的时候总去看辽宁队训练,现在不管辽宁队升级、降级,球队到哪里,他依然逢场必看。”在2019年年初,昳姐老公的两条腿的跟腱全部报废:一条是年轻时踢球时的旧伤,另一条则“阵亡”在作为外援替“水军”出战的时候。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5/19)

    已经大学毕业的儿子并没有继承父母的“衣钵”,是一个彻底的文艺青年,主修雕塑,擅长小提琴,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母亲大人的铁粉。每次训练比赛回家,一进门爷儿俩就追问着比赛的战绩,这是她日常的幸福时刻。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6/19)

    “追球快乐”杯校友女足联赛是在女足世界杯开始前打响的。6月的最后一天,她们迎来了巅峰决战。在中国女足征战法兰西的时候,她们是最忠实的球迷,而此刻,她们站在北京的高温天气中,为自己的球队冲锋陷阵。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7/19)

    决赛的过程确实是快乐的,在为数不多的女子业余足球圈里,她们早都彼此熟悉,场下互相安慰打气甚至补上几发水枪子弹。决赛的现场也来了不少“水军”的球迷。画面一度变成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的周末聚会。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8/19)

    止步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后,为中国队攻入唯一一粒进球的李影接受采访时一度哽咽。说起中国女足这次的战绩,作为死忠球迷的“水军”并没有多少不甘和失落。被意大利淘汰的凌晨,昳姐的朋友圈写着“睡觉,能出线就很知足了”。而“水军”球队的创始人王一妃在次日的训练课上也笑嘻嘻的表示“没什么遗憾,也不需要用眼泪来告别。”听起来有些知足常乐,但这也是对中国女子足球现状的正视。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 【凡人歌】野球场上的野玫瑰 (19/19)

    6月27日,去首都机场迎接“铿锵玫瑰”回家的人群里也有昳姐的身影。女足国家队队长吴海燕曾经说过四年前大家都很年轻,但如今再次站在世界杯赛场上,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年龄的增长对于职业运动员而言是残酷的,对于49岁的昳姐来说,那件球衣上的数字最终会停留在哪里,她也不清楚。“如果有一天踢不动前锋了,我可以去守门,守门也守不了,还可以在球队做后勤。”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36.8K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