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搜 索
中新网贵州新闻正文
贵州三穗民警杨武虹:无私奉献 一心为民 方显公安本色
发表时间: 2019年09月04日 10:59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
36.8K

  中新网贵州新闻9月4日电 题:贵州三穗民警杨武虹:无私奉献 一心为民 方显公安本色

  记者 张伟

  “在我记事起,父亲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身上的公安制服,还有他那沉默寡言,忙于工作的身影。”这是退休民警杨武虹心中父亲的形象。在杨武虹的记忆里,父亲杨文海陪伴自己的时间总是很少,也正是因为那些有父亲的画面显得格外的深刻。

  小时候的杨武虹,经常在三穗县公安局的大院里玩。那时的父亲,有时一天会频繁的出入公安局的办公楼几次,有时一早进办公楼后就要到深夜才回到家,还有的时候父亲离开办公楼,再见已是几天之后。留给杨武虹的大多只是匆匆离去的身影,还有那偶尔给予的简单问候。

  父亲出警后,看着那破旧简陋的办公楼成为了杨武虹对父亲思念的寄托。那时的杨武虹时常在院子里想想着里面的样子和父亲工作的样子。而院子里偶尔停放的那唯一的吉普车和几辆老旧的自行车是童年时候的杨武虹最大的期盼,因为有车在父亲就可能回到自己身边了。

  70年代的三穗县车匪路霸比较猖獗,那段时期比起思念,杨武虹更多的是担心。 有一次,父亲骑着单位的自行车到桐林镇去处置一起爆炸案。为了能够尽快的到达案发现场,父亲就扛着自行车翻了无数个小山坡。这趟出警父亲一去就是好几天,在家守望父亲归来的杨武虹听到身边人说那边有“关羊(抢劫)”,心里开始焦急起来,等待也变得更加漫长了。父亲回来后,杨武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而杨文海的那次回答也影响了杨武虹的一生,父亲说:“只要群众需要的地方,就是我们人民公安不惜一切要到达的地方。”这也是杨武虹第一次被父亲的语言所感动。

  1981年,跟随父亲的脚步,杨武虹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贵州省最早成立的县公安局;也是父亲工作的地方——三穗县公安局,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警察生涯。

  坐在这座再熟悉不过的办公楼里工作,杨武虹时常在想这个地方到底是有什么特别之处,让父亲对它如此“迷恋”,以至于在这儿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都还要多。杨武虹告诉记者,自己坐在这潮湿、破旧、狭窄的办公室里总会担心会不会钻出一条蛇什么的,时不时的都会往脚下看看。办公桌下随时都放着木炭用来除湿。

  上班的第一个月,杨武虹在拿到自己的第一笔工资后做了一件让父亲费解却又能够理解的事。杨武虹用20元的月薪去百货公司买了一把15元的折叠伞。她说:“之所以愿意花大半个月的工资去买这把伞,并不是为了赶什么时髦。”父亲费解是因为一共就是20元的工资,为什么花那么多钱在这些东西上,自己平时也就顶着个警帽就去工作了。理解是因为杨文海知道当时的办公条件确实艰苦,交通不便,出去为群众办事基本就是靠走,而且三穗的雨期较长,带个折叠伞也方便一些。

  随着时代的变迁,公安队伍不断壮大,原三穗县公安局办公楼已无法容纳这么多的同事,储存那么多的资料。2000年的时候,局里决定重新修建办公楼,可当时的财政经费根本无法支持这项工程,多次向省厅申请后,好不容易得到几十万的资助,可这些还远远不够。大家就决定用自己的房产证来做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筹资盖新楼。旧楼拆除后,单位的车库就成了大家临时的办公室,好几个科室的人挤在一个车库里办公。桌上堆放的资料,让咫尺之间的人们只能闻其声却不能见其人。

  直到2016年新的办公楼建成投用,大家的办公条件才有了整体改善,从优待警也从这里开始有了真正的体现。但这一切,在这里工作过的人们都从未有过太多的怨言。

  回顾经历的这风雨几十年,杨武虹心里有着太多的感触。直到现在,杨武虹才明白父亲一生的“迷恋”和沉默寡言,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和爱好,而是出于对群众和公安工作的责任担当,在那些艰苦的岁月和恶劣的环境里,有多少群众将希望寄托在公安民警身上。父亲也总是大家与小家不断的做着抉择,这其实对于公安民警而言永远只能是一项只有固定选项的题目,答案永远是大家。无私奉献,一心为民,方显公安本色。(完)

【编辑:张伟】关闭本页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