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搜 索
寻亲16载 病母盼女归
发表时间: 2019年03月25日 11:14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
36.8K

  中新网贵州新闻3月25日电 题:寻亲16载  病母盼女归

  作者  潘雪 王佳丽 刘军

  黎平县九潮镇宝寨村,48岁的罗柳英拖着瘦弱的身体照看着六岁的孙子,一边打理着家务,一边念叨着:“勇艳丢的时候和他一样大,现如今不知道她在哪里,过得好不好……”想起走失十六年的女儿杨勇艳,罗柳英的眼泪就快要涌出来,心脏也隐隐作痛。

  16年了,罗柳英从未放弃寻找女儿,因思念过度,引起了严重的心脏疾病。自从做完心脏手术后,罗柳英一直靠药物支撑:“相当于在心脏上放了一架机器,不吃药,机器就不转动,心脏一停,人也就没了。”罗柳英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见女儿一面。

  “勇艳,你在哪儿?”罗柳英再一次泣不成声。

  “妈妈,给我一角钱,我要去买胶圈。”女儿至此一去不回

  罗柳英永远忘不了那一天:2003年7月28日。

  那天是农历的6月29日,全村迎来一年一度的“吃新节”。村里各家各户邀请了远亲近朋相聚“吃新”,大量摊贩涌进村里,贩卖各类零食、生活用品及饰品,更吸引了四周村寨的男女老少前来,平时鲜有陌生人出没的寨子热闹如集市一般。

  罗柳英早早地从山上摘来两筐梨,准备卖点钱补贴家用——尽管丈夫杨家富在外打工,但是家中还有两个老人和3个子女需要照料,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一晃,到晌午了,家里也来了不少客人,考虑到婆婆一人在家忙不过来,她收拾起东西往家里走。

  “妈妈,给我一角钱,我要去买胶圈。”下午3点左右,女儿杨勇艳跑到厨房对罗柳英说道。杨勇艳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平时很听话,加上家里节日气氛浓,正忙着杀鸡待客的罗柳英从身上掏出了几毛钱随手递给了她,女儿就开心地顺着家门口的石梯往大路上去了。

  大约6点左右,罗柳英终于忙完手中的活路,正招呼着家里来的客人吃晚饭,却没有看到自家女儿,“勇艳这姑娘怎么还不回来?”在门口喊了几声没人应,罗柳英把家里从里到外找了个遍,没见着人影。又跑到勇艳大伯家和常一起玩的小伙伴家都没有找到,罗柳英慌了,她意识到:女儿不见了。

  天渐渐黑下来,仍不见孩子的身影,村里一部分热心的人开始帮忙寻找,田间、山上、村子附近全部搜了个遍。

  一夜无眠。

  这一夜,罗柳英仍期待着勇艳是在哪家睡着了,第二天又活蹦乱跳出现在她眼前。“她灵活得很。”灵活在当地是聪明的意思,“家里的座机号说一遍她都记得住,她不可能走丢的。”

  第二天,仍不见杨勇艳身影,罗柳英无措地给远在广州的杨家富打电话。

  第三天,杨家富到家,并向九潮镇派出所报案。

  “我们相信,女儿一定还在,有一天总能找到。”一家人走上漫长的寻亲之路

  杨家富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走失。从广州回宝寨的路上,一失神就坐过了站。

  报案之后,杨家富一边向警方提供线索,一边和妻子继续在村里以及附近的寨子找寻,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

  “到处找不到人,我们夫妻俩判断,孩子很有可能被拐跑了。”杨家富动了出门寻女的心思。他只身前往浙江、广州沿海大小城市,一边打工维持生计,一边张贴寻人启事找女儿。因家里还有10岁杨庭刚、9岁杨勇刚两个儿子和两个老人要照顾,罗柳英就在家里等消息,终日以泪洗面。

  罗柳英不识字,请人写好寻人启事:勇艳,你在哪儿?你还记得吗?我是妈妈罗柳英,你爸爸杨家富……旁边附上杨勇艳的照片,打印了一大摞放在家里,听闻亲戚朋友外出打工,就拜托他们带上去张贴,浙江、福建、深圳……到处都贴满了杨勇艳的寻人启事,仿佛充满希望却又如同大海捞针。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不想放弃。”

  2005年,听说临近的村子有人知道女儿的下落,罗柳英匆匆赶过去。“那人开口就提钱,我们说要先见人再给钱,他不肯。要他提供线索也说不出来。”罗柳英知道是骗子利用他们寻女之心想要骗取钱财,只好作罢返回了家中。

  2006年,又听说在黎平县城有人知道女儿在哪儿,杨家富从浙江赶回来,夫妻俩满怀期待地跑到了县城,还是无果,“不过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罢了。”杨家富很是失望。

  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心力和金钱,杨勇艳仍然杳无音讯。

  时光流逝,儿子杨庭刚、杨勇刚都已长大成人,同父亲一样,也踏上了寻亲之路,辗转到全国各地,一路打工,一路寻找。“我永远都忘不了自己还有个妹妹,期盼着她能回来和我们团聚。”杨庭刚说,有了互联网之后,他们还尝试了通过QQ、微博、寻亲网寻找。

  此外,杨家富还去公安局采集了血样,“我们相信,女儿一定还在,有一天总能找到”。

  “勇艳,你在哪儿?”重病母亲盼望再见女儿一面

  “我真的好后悔,如果那天我不摆摊,就能看着勇艳,她可能也不会走丢了。”罗柳英的内心充满了自责和悲伤。时间过去多年,她已很少在家人面前表露,只是“一到坡上做活路,眼泪水就止不住地流”。

  女儿还未找到,罗柳英就先病倒了。

  2015年,罗柳英被检查出心脏疾病,“医生说已经患病十多年了,到了晚期,必须立即动手术。”2016年,她顺利进行主动脉瓣膜置换手术,而今一直靠药物治疗。

  “我们都知道她这是想女儿想的。不仅仅是心脏病,她的眼睛哭坏了,手术后记忆力也差了,经常忘事,只是跟女儿有关的一些东西还一直记得。”杨家富说。

  “照片里这个穿红裤子的小女孩就是我的女儿勇艳,旁边这个小男孩是她的堂弟,小名‘老波’。这是在老屋的枇杷树下照的,那会儿她的叔叔打工回来带了一个相机,这是她第一次照相,很开心。以前家里种过天麻,我们还一起在堂屋洗过天麻……”3月13日,记者来到宝寨村采访时,罗柳英拿出一张泛了黄的老照片,回忆起女儿在身边时的点点滴滴。

  走失的时候杨勇艳就穿着照片上的红裤子,上衣黄色,头发不长,脸部和身体无明显特征。

  “老房子左边这个晒粮食的坝子是她最喜欢玩的地方,那会儿跟她玩得好的女娃有妹欢、运丹……现在她们都已经出嫁了,孩子也有了。16年了,如果,我的勇艳还在身边,这会儿也应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罗柳英抹着泪说着。

  虽然一家人搬进新房子,但是老屋都还没有拆,门口的石梯和左侧的坝子也保留原样,仿佛一切都还停留在杨勇艳走失的那天。

  杨家的户口簿显示,走失的杨勇艳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杨庭艳,出生日期是1997年11月18日。

  户口簿是前年才更换的,杨家富一家坚持要为女儿保留户籍。不仅如此,16年来,杨勇艳的养老保险、农合医保也一直未断,就是希望有一天她回来能用得到。“她永远都是家里的一份子。”杨家富翻阅着和女儿有关的东西,言语中有些哽咽。

  “你们要帮帮我可怜的儿子和儿媳妇,让我的孙女回家来吧!告诉她,‘奶奶还在家里等着她,一直等着她’。”说完,杨勇艳86岁的奶奶早已是老泪纵横。

  16年过去,村里的干部早已换届,但大家都已形成默契:“只要罗柳英一家需要村两委的支持,我们一定会全力相助。”新一届的村干部胡必志说,“下一步,他们想把寻女的资料上传到寻亲网站‘宝贝回家’上,我们正在帮忙准备相关的资料,希望能找到一点线索。” 

  尽管医生叮嘱罗柳英要避免情绪激动,但是“怎么不想她,想她到底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尤其是每年到吃新节这天,罗柳英更是心痛不已。

  “勇艳,你在哪儿?”罗柳英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能够早日找回女儿,在有生之年见到女儿。(完)

【编辑:杨茜】关闭本页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