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搜 索
詹新凤:不忘初心 扎根基层
发表时间: 2018年10月09日 10:50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
36.8K

  中新网贵州新闻10月9日电 题:詹新凤:不忘初心  扎根基层

  作者王宗伦 

  六年前,贵州省桐梓县茅石镇的高垭村是省级一类贫困村。全村386户1200多人,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人多地少,吃不饱饭,为了谋生,他们外出打工、有的甚至举家外迁……

  六年后,曾经的省级一类贫困村早已旧貌换新颜,贫困发生率降至3%以下,彻底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当地群众的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好。

  为彻底改变高垭村的贫困状况,自2012年以来,桐梓县委县政府,先后派桐梓县妇联主任科员詹新凤,任桐梓县茅石镇茅坝村、中关村驻村工作队队长,2014年起任该镇高垭村第一书记。

  红色基因传承 锤炼过硬党性

  詹新凤的父亲詹思荣,江西玉山人,解放战争时期,随刘邓大军南下,参加过数十次解放战斗,后来成为桐梓县的一名干部,70年代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安葬于桐梓县荣德山烈士陵园。

  詹新凤在临近退休之年,受命到乡下驻村,对她而言是机遇也是挑战。在下队走访群众时,羊肠小道、泥泞路上无数次摔倒过,身上、脸上有时还挂着伤,但她一笑置之,她总是拿父亲吃过的苦和自己受的苦作比较;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没有气馁,没有逃避,而是和大家一起勇敢面对,她总是用父亲的勇气和担当来激励着自己;在村里日常工作中,风里雨里、事无巨细,她总是走在前、干在先,严于律己、以身作则,始终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是“因村派人”的第一书记。

驻村六年,詹新凤把不为人知的苦和委屈都装在心里,秉承父志,以一个党员的坚毅与担当,在脱贫攻坚的战场上书写着对党的忠诚。

  “烈士之女”的扶贫情结

  当时的高垭村,是一个闭塞落后的死角,只有一条烟基路通到村里面。驻村工作,可谓千头万绪,与自己在县妇联的工作简直是两回事。修建G75复线、烟基路,本来是非常好的发展机会,但却经常遭遇群众堵工堵路的情况,因为修建的路从她挂帮的桐梓县茅石镇高垭村的土地上经过,可是占路、占地、占到一排苞谷、一排烤烟,一些农民漫天要价,谈不下去,在村里工作会议中她质问那些农民:“土地是你们与生俱来的吗?我们就这样保持贫穷落后的现状吗?”她列举桐梓县官仓、九坝两个乡镇的发展状况,把自己“烈士之女”的真情实感讲出来之时,很多人为之感动,谴责那些不顾大局、各不相让的农民。经过无数次的说服、沟通,最终双方达成满意的诉求。

  以心对心,真诚平等地交流,友善的沟通与教育,赢得了村民的信赖与支持。

  一些70多岁的老农民说:“你这样的干部,让我们回到当初解放时的感觉。”

  她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现身说法,家长里短的拉家常、话发展,经过四年的努力,原来只有一条独路的高垭村,现在有了四条水泥硬化路,一条通往绥阳,一条通往汇川,还有一条通往本镇镇龙村。

  路修好了,高垭村从一个死角,变成了四通八达的新时代村庄,原来搬出去的农户,有的从江苏,有的从贵阳、遵义搬了回来,修建了新房子。目前已经回来了十多家,新农村新气象又复活过来。

  热心肠的“詹妈妈”

  只要有空,詹新凤就给那些贫困儿童、残疾儿童织毛衣。她所在的妇联,有恒源祥捐赠的毛线,在开展“爱心妈妈”活动中,那些剩下的一两二两的零碎毛线团,她就捡起来,凑齐,然后见缝插针地挤时间给那些娃娃织毛衣,冬天,30多件毛衣已经穿在当地村民贫困孩子们身上。詹新凤说:“我们都是穷过的人,就当做好事一样,能做一点算一点。”

  2014年村里识别的一精准扶贫户,是一寡妇,拖着三个读书的孩子,其大女儿2015年考上了重庆的一所大学,由于读不起,詹新凤帮她募捐,找桐梓县妇联的“蒲公英计划”,顺利地帮助她女儿上了学。还有一家双女户,大女儿考上二本,父母没让她去读,怕花钱。她知道后,鼓励那女孩继续复读,第二年考上一本,詹新凤找工会、找爱心人士、找毛线衣协会、找习酒公司等单位帮助,终于圆了那女孩的大学梦。

  詹新凤说,平时做得最多的,就是那些“劝和”的鸡毛蒜皮小事儿。农村很多婆媳不和、妯娌不和,她就当起和事佬,摆事实,讲道理,将心比心,哪家有事都喜欢找她倾诉,找她调解。

  她在高垭的几个组都放有洗漱工具,下村组开群众会,晚了就在她的好姐妹或者干亲家家里。她在哪里,周边农户就自然而然的聚在她那里,晚上听她聊天;很多邻里纠纷、干群矛盾,对党和政府的误解,就在夜间聊天时潜移默化的沟通化解了。

  谈起村里的情况,哪家有几口人、有几个劳动力、小孩是否读书,甚至喂有几头牲口,她都一清二楚。她所挂帮的高垭村,不管大人小孩,差不多都认识她,有的亲切的叫她詹书记,有的叫她詹大姐,小孩则叫她詹妈妈。几年来,她除了利用闲暇时间编织毛衣,还多次给贫困儿童、留守儿童送去书包和文具。当听说她可能会被调回县城时,有的村民还提出要联名给书记、县长写信,一定要把詹书记留下来。

  每到过年过节,她反而成了最忙的时候,因为每家每户杀年猪都要请她去吃刨锅汤,都说“有你这样的干部,没有干不好的事情。”

  牵肠挂肚的“高垭情”

  詹新凤的家庭受革命传统教育影响相当深,他儿子在汶川“5  12”大地震抗震救灾中火线入党,荣立三等功,他所在的部队被称为“乌蒙铁军”,电视专题纪录片《震惊世界的七日》,其中第五集,就有他儿子张金诚的采访镜头。如今儿子退伍转业,在坡渡镇政府工作,也是一名扶贫干部。这是一个优良的革命传统家庭。但是,詹新凤也有伤感的时候,她一到高垭村就是十天半月,丈夫胆结石发作,要做手术,没人陪护,丈夫喊了以前的一个朋友守着他住院。她自己也因经常饱一顿饿一顿的,引发胆结石、肾结石、高血压,周身都是病,每次回桐梓,都要买一大包药背上去。

  她除了给自己买药,还给一个80多岁的抗美援朝的老兵买药送药。那个老兵的儿女基本上在外务工,因为股骨头坏死,需要8万块钱的“门槛费”才能做手术。詹新凤了解到,抗美援朝老兵的医保可以报销,民政部门还有一个报销,两重报销加起来,他自己可以不花钱,但是因为“门槛费”,让老人做不了手术。她把情况向县妇联汇报后,在妇联的帮助下,与医院协调,通过多方努力,解决了这一难题。现在,这个老兵扶起特制的助步器,可以走路了。但是由于长期疼痛,她便给他买了“布洛芬缓解胶囊”等药物,15块或者25块钱一盒,一次三四盒,亲自给他送上去。

  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但是,牵肠挂肚的“高垭情”,让詹新凤难以割舍那里的乡亲,她还想干一件事,就是把“工程蝇堆肥技术项目”引进高垭村。因为高垭村目前100多头牛的养殖户已有两户,还有养猪、养羊、养鸡鸭等养殖大户,如果引进这个项目,那些没地方堆放的猪粪、牛粪、秸秆、柴草,就可以通过这个项目,解决土地钝化、环境污染等问题,变废为宝,为将来高垭村发展乡村旅游,吸引更多重庆避暑旅客打基础。

  她说,为了这一项目,她与省里面来的专家接洽过五六次,差旅费都是自己垫起的。这个项目目前是省委书记孙志刚签批的,她很希望引进到自己挂帮的高垭村来,就算明年退休,也甘心了。(完)

【编辑:杨茜】关闭本页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