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搜 索
贵州大方大山里的割漆人
发表时间: 2018年09月24日 13:19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
36.8K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割漆人在漆树的切口上收集生漆。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割漆人在漆树的切口上收集生漆。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漆树的切口流出生漆。48岁的刘明合每年4月至9月,通过割漆有三万元左右的收入。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漆树的切口流出生漆。48岁的刘明合每年4月至9月,通过割漆有三万元左右的收入。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割漆人胡文勋割漆的工具。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割漆人胡文勋割漆的工具。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右)在割漆。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右)在割漆。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在一棵老漆树上割漆。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在一棵老漆树上割漆。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在屋前磨漆刀,准备上山劳作。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在屋前磨漆刀,准备上山劳作。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和兄长胡文顺抬头仰望一棵树身满是切口的漆树。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和兄长胡文顺抬头仰望一棵树身满是切口的漆树。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的割漆人胡文勋(右)和兄长胡文顺在山上割漆,他们在农闲之余,割生漆补贴家用。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的割漆人胡文勋(右)和兄长胡文顺在山上割漆,他们在农闲之余,割生漆补贴家用。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割漆人刘明合在6米高的漆树上割漆,48岁的刘明合每年4月至9月,通过割漆有三万元左右的收入。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割漆人刘明合在6米高的漆树上割漆,48岁的刘明合每年4月至9月,通过割漆有三万元左右的收入。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48岁的割漆人刘明合每年4月至9月,通过割漆有三万元左右的收入。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2日,贵州大方星宿乡,48岁的割漆人刘明合每年4月至9月,通过割漆有三万元左右的收入。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前)和兄长胡文顺在山上割漆,他们在农闲之余,割生漆补贴家用。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 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9月23日,贵州大方绿塘乡,58岁割漆人胡文勋(前)和兄长胡文顺在山上割漆,他们在农闲之余,割生漆补贴家用。在贵州省大方县,有一句流传在割漆人中间的口诀:“芒种绑树,夏至开刀,过了霜降就收刀。”说的是每年从初夏到深秋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因水分挥发快,阳光充足,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是大山里割漆人每年最忙的时候。近年来,贵州大方漆器因互联网线上销售量不断增长,对当地产的优质生漆需求量增加,这让当地很多割漆人重新拾起“割漆”这门古老的手艺。割漆人早出晚归,每天行走几十里的山路,一斤生漆需要割漆人在漆树上千次的切割方可得到。 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编辑:杨茜】关闭本页

统一页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