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搜 索
贵州乡村教师31年守护学子悬崖求学路
发表时间: 2018年05月04日 16:37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36.8K
5月4日,杨绍书守护学生走过险峻的山路。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守护学生走过险峻的山路。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为学生上最后一堂课。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为学生上最后一堂课。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守护学生在雨中行走。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守护学生在雨中行走。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陪伴学生走在山路上。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陪伴学生走在山路上。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给学生们上最后一节课。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杨绍书给学生们上最后一节课。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最后一堂课上,学生们认真听讲。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最后一堂课上,学生们认真听讲。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学生把自制的“礼物”送给杨绍书。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学生把自制的“礼物”送给杨绍书。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学生展示送给老师的“礼物”。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学生展示送给老师的“礼物”。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学生为杨绍书献花。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学生为杨绍书献花。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在最后一堂课后,杨绍书和学生合影。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5月4日,在最后一堂课后,杨绍书和学生合影。贵州省黔西县瓦房村鸭池河岸边的绝壁下,10多栋茅屋零星散落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里,村民们进出必须翻过一条挂在绝壁上的“天路”,而这2公里的路也成了当地10多户孩子最艰难最危险的求学路。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上学,当地小学教师杨绍书担起了守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守护就是31年。杨绍书和村里的13户人家5月5日将搬迁到黔西县城,届时他也将完成31年风雨无阻的守护之路。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编辑:杨茜】关闭本页

统一页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