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搜 索
43名迷途者滞留贵阳救助站 警方采集DNA助其回家
发表时间: 2016年03月24日 15:36 稿件来源:贵州都市报
36.8K

  一群城市的迷途者,因为聋哑、智力障碍、不识字等,他们与外界断了联系,以致有家难返,长期滞留贵阳市救助站。

  目前,警方着手采集43人的DNA,在全国失踪人员信息库里进行比对,希望尽快打通他们的“回家路”。

  沟通成难题编号代名字

  2003年,贵阳市救助管理站成立,从那年起,救助站每年收到的受助者平均在1万人左右,他们大部分能找到回家路自行离开,而极少人却因聋哑、智力障碍、不识字等沟通障碍,说不出名字写不了地址,救助站只能将他们安置在贵阳市福利院,以先后入院顺序给他们用数字编号,作为他们的姓氏。

  样貌30多岁的“33”先生,个头很矮、精瘦,他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在2015年年初,他被派出所民警救助送到救助站。

  “他不会手语,我们和他根本就无法沟通。”救助站工作人员说,当时“33”先生被送来后,他比划着表示想离开,过了几天,民警又把他送了回来,这次他没有再走的意思。

  据了解,目前,安置在贵阳市福利院无法自行回家的受助者定格在43人,他们最长的已经住了5年,最短的也有半年时间。

  凭着口音找家没办法的办法

  43名受助者被送往福利院之前,救助站工作人员都会在10天内想尽办法,希望能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丝线索,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家,然而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有些受助者能够说话,但是因为智力障碍,就连名字也说不上来。”工作人员说,“26”女士2014年被送进救助站,她开口说话时,救助站几个工作人员围在她身边,竖起耳朵听。

  “毕节、黔东南、铜仁……”大家开始分辨她的口音,在大致确定“26”女士的口音像毕节人后,他们第二天就前往毕节找当地人再辨认,确定这是大方口音。然而,在大方县却无法找到关于她的失踪人口信息,最终还是没能帮助她找到家。

  “这么多年,这样的工作一直都在做,虽然只有极少的几个人用这种方法找到家,但是总比没有线索要好。”救助站工作人员这样说。

  DNA来搭桥寻找回家路

  在两个月前,贵阳市福利院、贵乌派出所两家单位进行了沟通,民警提出了采集DNA为43人搭建“返家路”的想法。

  “现在全国的失踪人员信息库在不断完善,所有报了失踪案的家属都会被采集DNA录入在其中,这是帮助他们找家的最好途径。”贵乌所教导员曾荣宾说。

  昨日上午11时,贵乌所民警来到市福利院为首批17人采集DNA,民警将来意大声地告诉受助者。这时,“33”先生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眼睛泛红,把嘴巴张得很大很大,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想说“我想回家”。

  据了解,昨日,贵乌派出所民警首次共为17名受助者采集了DNA。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