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服毒死亡儿童母亲:若重头再来 要留在孩子身边
发表时间: 2015年06月13日 18:4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36.8K

  【解说】6月12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4名服食农药身亡儿童的母亲任希芬赶回家中。6月13日凌晨,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任希芬说,最后一次与孩子们见面是一年前,也没有说上几句话。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拼了命都会给孩子们一个安定生活。

  6月9日23时32分左右,茨竹村4名儿童服食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警方调查勘验,排除他人所为。事发时,四兄妹大的只有13岁,小的才5岁;而孩子的父母张方其、任希芬均在外打工,四兄妹身边也并未有直系亲属照料。

  【同期】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 死亡儿童母亲 任希芬

  我的一个老乡上网,从网上看到,说好像有点像是我家里的事情,听到他们谈网上, 说是出的这个事情。看到就是张仕贵的名字,我就晓得,好像就是我家的事情,我才晓得的。

  【解说】事发后,母亲任希芬从网上报道中得知是自己的孩子出了事,急忙从广东揭阳坐客车往回赶。

  【同期】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 死亡儿童母亲 任希芬

  (他们)在生的时候,我也没有尽到我的责任,(发生了这事),冒起生命危险,我都是要回家来看一眼。

  【解说】任希芬说,自己最后一次跟孩子们见面是2014年3月份,而那一次甚至连话也没有说上几句。

  【同期】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 村支书 高华成

  去年(2014年)的3月份,他家母亲方,也就是任希芬回来,回来后,夫妻间就发生争吵,并且还出现了斗殴现象,把任希芬的头部打破皮,受了点小伤,就到医院去输液,输液的第二天就离家出走了。

  【同期】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 死亡儿童母亲 任希芬

  (2014年),我回家来,我没有好好跟小孩子,好好地接触得好多,我回来的第一个晚上,我(回)到家时,他们都睡了,还是全部喊起来,就说到几句话,(他们)都(困得很),就又喊(他们)去睡了,也没说到(什么)话。

  【解说】任希芬说,因为丈夫张方其的暴打,她去了医院后,就悄悄离去,到广东揭阳打工。

  【同期】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 死亡儿童母亲 任希芬

  (长时间没有联系,心里面就没有下个心思,一定要回来看看?)

  就是不敢来,我也不晓得他在不在家里,我来的话,我害怕在路途遇到他,或是到了家里,我想到我一来,都是要着(打)的,都是很怕。

  (那你想娃娃,怎么办呢?)

  有时候就自己睡起流眼泪,怎么办,还不是只有这样,

  (其实自己流眼泪,想得很,也不敢回来看看?)

  就是不敢回,就是不敢回。

  【解说】任希芬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不敢回家,怕被打。任希芬说,自2001年两人结婚起,自己多次被打,也曾对外反映过,但并未起到什么效果。外出打工后,虽然对孩子有牵挂,但却不敢回家,只是通过电话联系过张方其和孩子。再次回来,家里已经物是人非。

  【同期】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 死亡儿童母亲 任希芬

  如果说我不是受(夫妻关系)的影响,我应该是好好在身边照顾(他们),或者是好好的开导开导(他们)。应该不会出现这个事情,好好的跟(他们)谈心,应该不会出现这个事情。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就是拼了老命,就算是再对我不好,我就是拼了老命,我都要亲自把小娃儿有个安排,(有个)安定(的生活)。我就是不会像(之前)那样甩手走了。

  (蒲文思 贵州毕节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