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川法院审结首例强制医疗申请案
发表时间: 2015年05月15日 14:48 稿件来源:遵义日报
36.8K

汇川法院审结首例强制医疗申请案

精神病人涉嫌故意杀人被强制医疗

  精神病人涉嫌故意杀人,该怎么判刑?近日,汇川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强制医疗申请案件,依法做出对被申请人王某采取强制医疗的决定。这是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汇川区审理的首起强制医疗案件。

  无故杀害亲人 凶手被强制医疗

  事情发生在去年4月17日凌晨。王某因为身体不适,其妻莫某与其表妹郑某将其送至医院检查,在检查时,王某自称头晕、出现幻觉,有人要加害自己。清晨六时许返回家中后,王某突然持刀刺杀儿子王某宝、王某杰、其妻莫某和其表妹郑某。王某宝、郑某经抢救无效死亡。随后,王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汇川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并逮捕。

  在此过程中,汇川公安分局办案民警发现王某情绪不稳定,精神异常,便于同年11月20日委托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对被王某作精神医学及刑事责任能力鉴定。11月26日,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王某患急性妄想发作、作案时无刑事责任能力。

  今年1月12日,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检察院再次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司法鉴定中

  心对王某的精神状态鉴定和刑事责任能力评定。在3月30日作出的《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王某患有酒精所致精神障碍,作案时处于震颤谵妄状态、无刑事责任能力。

  4月14日,汇川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的行为,有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危险,经法定程序鉴定为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向汇川区人民法院提出对王某强制医疗的申请。

  汇川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王某实施暴力行为持刀杀死二人、重伤一人、轻伤一人,其行为已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社会危害性已经达到严重犯罪程度,但经法定程序鉴定系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且目前处于临时约束性治疗状态,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关于“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强制医疗”的规定,对被王某强制医疗。

  如何判断犯罪嫌疑人是精神病人

  据悉,按照我国刑法第18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曾经作为一种《刑事诉讼法》的特别刑事诉讼程序,而在2013年1月1日施行的新修订《刑事诉讼法》第284条明确将强制医疗决定权授权人民法院行使,强制医疗制度正式由行政化走向了司法化,由中立的第三方法院做出决定,保障了其公正性和程序正当性。

  那么相关部门怎么判断犯罪嫌疑人是不负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

  据汇川公安分局相关办案民警介绍,他们在受理王某故意杀人案发现,犯罪嫌疑人王某行凶时竟没有任何犯罪动机,与被害人是亲人关系,再查看王某的供述,发现更是前言不搭后语,这一系列不合理的现象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重视。

  为慎重起见,办案人员立即联系侦查机关对王某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并向王某亲友核实调查发现,王某平时无大碍。但是因为长期饮酒,经常没来由地乱摔东西,甚至常常扬言有人要加害于他,出现了行为不能掌控、脾气异常暴躁的情况。

  强制医疗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新《刑事诉讼法》对强制医疗程序规定了较为明确的适用标准,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

  首先,适用对象必须实施了暴力行为,严重危害了公共安全和公民人身安全。如果仅仅是在网络上或者纸质媒介上发表不切实际、漫无边幅的言论,即俗话所说的“文疯子”,因其并没有实施暴力行为,没有对公共安全和公民人身安全产生现实的危害,对该类人则不能适用强制医疗程序;

  其次,适用对象具有不可归责性。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是指在不能辨认或不能控制自己行为时造成危害结果的情况,而不包括间歇性精神病人、尚未完全丧失辨认和控制能力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时候犯罪的情况,以及醉酒的人犯罪的情况;

  第三,适用对象必须具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需要法院根据精神病人的具体精神病类型、表现、行为方式以及医学鉴定结果加以判断,只有具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才满足适用强制医疗程序的条件。(刘畅 杨义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