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致敬那些正在消失的老行当
发表时间: 2015年05月02日 06:1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36.8K

  “五.一”劳动节:致敬那些正在消失的老行当

  【解说】 社会在进步,科技在发展,许多职业正在渐渐消逝。对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来说,补鞋、箍桶,挑担等职业都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而对于80后来说,一些行业则是他们童年的记忆和成长的见证,如捏面人、吹糖人、爆米花等……在历史长河中,这些职业的出现可能只是瞬间,然而它们所承载的民族文化却不应被淡忘。今年的五一劳动节,中新社记者分赴各地,寻找到那些即将消逝的老行当和数量极少的传承人。

  【解说】朱龙官是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黎里镇上的一名箍桶匠,现年76岁。他15岁就跟着父亲学木工手艺。过去他箍的桶可是镇子上的抢手货。凡是农家有新人结婚,都要买上一套作为摆饰,人们称之为子孙桶,寓意子孙满堂。随着互联网的发达,很多年轻人会到网上购买制作更为精良的装饰品,像朱老这样的手工艺品,一来门店地段不好,二来价格没有优势。过去他的店门庭若市,如今他的店门可罗雀,那些桶一个月也很难卖出去一套。

  【同期】箍桶匠朱龙官 (像你现在一天能做几个桶) 现在做么也做不动了。一天也就一两只的样子,一天也就赚点苦工钱,赚点烟钱。(那我看你好像大的桶跟盆都不做了,什么原因呢?)什么原因么,现在卖不掉了呀。有些人让我做,定做的话,还做做实在太大的也不做了,也没气力来做了。工艺品么,像有些人家结婚时候 买一套摆饰摆饰。

  【解说】同样面临着困境的,还有贵州省贵阳市的杨泰顺,40年前,“一敲、二补、三打铁”是农村公认的好工作,杨泰顺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下拜了补鞋的老师、学了艺,一家人的生计有了着落,1987年,带着全家来到贵阳,并教弟弟妹妹补鞋,从此,一家人有5口从事补鞋这个行业,一干就是40年。近几年来,随着物价的上涨,杨泰顺从开始的3分钱补一双鞋到现在十几块钱补一双鞋。不过修鞋补鞋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每个月几百块钱的收入,除了开销所剩无几,不过杨泰顺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这门“手艺”。

  【同期】补鞋匠杨泰顺 他鞋买的贵他就情愿补一下,你买几十百块钱的鞋他就不愿意补了。我可能再弄个一两年就不弄了,这个(修鞋)手艺大概在四十多岁以上的学,后面的就没有人学了,这个(修鞋)手艺就失传了。没有年轻的,年轻的孩子他就说这个活是最低的,又脏,人家都看不起你这个手艺了。

  【解说】精修钟表的人心细如发,心静如水。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就是他们的兵器,他们让凝固的时间行走,而他们却仿佛停留在时光之外,见证了时间的游走。南京老人刘加宋从事修表行业已经三十年有余,曾带过五位徒弟,现在他的徒孙都已自立门户加入了修表匠的行列。

  【同期】修表匠刘加宋 人家来的人就有的好远的就跑来跑来这样子,有的以前住在光华门这里的搬到其他地方去还跑来。好远的地方还跑来这样子。

  【解说】渐渐淡出的职业并不仅仅只有传统手艺人,一些体力活也伴随着运输的普及和发达,渐渐地缺乏竞争力。重庆独特的地形造就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多来自农村,手持一根棒棒,肩挑货物穿梭于大街小巷,重庆人亲切地称他们为“棒棒”。然而伴随着电动车、汽车的普及,“棒棒”们如今也陷入了困境。

  【同期】“棒棒”喻伟光 每样担点。酒和小商品市场担点货,基本上在小商品市场,平时找不到多少钱。

  【解说】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这些民间手艺,不仅是中国人的美好回忆,更应该传承下去。这个“五.一”,我们要向还坚守着寂寞与孤独的劳动者致敬,你们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中新社记者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