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新闻网 >> 人物 >>
文远荣:不会唱歌难做人
发表时间:2014年06月17日 09:57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频道
更多

 

 

文远荣老人部分已出版的手稿。李雪 摄


 

 

文远荣老人的手稿。李雪 摄


 

 

文远荣老人翻着他出版的苗歌集唱苗歌。李雪 摄


 

 

文远荣老人收集的部分苗族歌碟和他录音的磁带。李雪 摄


 

 

文远荣老人收集的部分民族书籍。李雪 摄


 

 

文远荣老人在讲述苗文的发展。李雪 摄

 

  中新网贵州频道 题:文远荣:不会唱歌难做人

 

  作者 李雪

 

  “苗族里面的老话,饭养身,歌养心,不会唱歌难做人。走亲串寨,一进去就是唱歌嘛,唱苗歌嘛。年轻人唱情歌,老年人唱酒歌。都唱,不唱歌不行的。”  文远荣对前去拜访的当地大学实习生说。

 

  文远荣贵州雷山县人,土生土长的苗族,今年88岁。雷山县第一个大学生,1955年大学毕业以后,他开始去调查语言,去创造苗文。他在调查语言中,一不小心的对歌,就感动村花,对出了老婆。令人敬畏的是,他爱民族文化胜于爱自己的生命!

 

  从事苗语研究工作59年来,他手写的手稿装满3个麻袋,由他参与编写或独立编写出版的专辑就达6部:《西江千户苗寨历史与文化》、《报德苗族》、《杨大陆之歌》、《雷公山苗族巫词嘎别福》、《雷公山苗族歌谣、谚语、谜语选编》、《雷山苗族民间故事》。此外,还没有出版的手稿还有1麻袋。

 

  雷山县第一个大学生

 

  “不客气地讲,我是雷山县第一个大学生,1953年的。”文远荣说。

 

  1953年,他上了中央民族大学,当时他27岁。

 

  临走中央民族大学前,当时的雷山县县长给他留下了一句话:你是雷山第一个大学生,到了那里,要给雷山争光,毕业了,一定要回家乡建设。

 

  就这一句话,文老在学校分外地努力学习。

 

  “那时我在学校,就一心地读书,上课认真做笔记,课余时间都往图书馆跑。天天如此,读书一点不觉得苦,不觉得累,那时我们这些大学生,都很有理想的,满腔热血,恨不得多学点东西报效祖国,回报家乡。”文远荣说。

 

  那时的文老,因为学习刻苦,在班上还任了班长。

 

  “那时我在学校,我一点不胆小,在选班干部时,自我推荐,学校举行的活动,我都踊跃带头参加。这样班里给我个绰号--冲锋枪。”

 

  文老毕业后,把对家乡的热情,用在创造苗文的工作上,当时县里拟让他去行政单位任职,他婉言谢绝了。

 

  “县里培养我,就是希望我在民族文化工作上,学出东西来,我去任职了,苗文的研究和苗文创造就没有人了。”

 

  如今88岁的他,最感兴趣的3件事:读书、整理苗文、下村收集民间文化。

 

  “现在除了搞民族文化整理与收集外,我最大的工作,就是读书了。我很喜欢读书,人不学习,就要落后的嘛,天天学习,脑子才不会变老,人可以老,但脑子不能老。”文老乐呵呵地说。

 

  对歌对出老婆来

 

  “我15岁的时候,父母常在我耳边唠叨,娃崽,你年龄上了15岁,该学学苗家情歌了,要不你找不到老婆的。”

 

  因父母的常年唠叨和身处在文化浓郁的报德苗寨,文老也慢慢融入到苗歌的世界里。

 

  文老家的屋下就是当地男女青年的游方场。每当夜幕降临,外村的小伙子就在村里打起了口哨,吆喝女孩子出来对歌谈恋爱。

 

  听得多了,文老也情入其中,自己在被窝里练起歌来。

 

  听得多了,学得多了,文老的翅膀也硬了起来。

 

  空闲的夜晚,他也随本村的小伙子结拜成团,也开始到别的村子里去对歌。

 

  不对则以,一对,文老一夜出名了。

 

  因为文老是读书人,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姑娘们都很喜欢听。说话如此,对歌那还了得。

 

  文老识字,他平时在家听的歌,他都记录了下来,觉得有不好的地方,他还自己改编,自己创作。

 

  这样,他唱出的歌,最能贴女孩子的心,总把外村的女孩子都吸引了过来。而和他一块去的本村小伙子吃醋了,本村的很多小伙子在旁边干站,沾不上边了。

 

  文老的歌,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一夜成了大明星。

 

  唱到21岁,文老在乌烧苗寨游方场,与乌烧的村花对出了火花,最终与其喜结良缘。

 

  一对情人,一对歌师,无论在家里,还是外出干农活,或是逛马路,俩人都以歌传情,以歌对话,含情脉脉,一家人无比恩爱与幸福。

 

  爱民族文化胜于爱自己

 

  文老热爱民族文化是出了名的,一提到搞民族文化收集,大家自然都会想到他。

 

  每当全县哪个地方举行民族文化活动,文老会带上自己的录音机,记录苗文的本子和笔就出发了。

 

  去年7月份,文老一人远行90多公里到达地乡上马路村。一个人在那呆了24天,出去时,他身上带了2000多元钱,回家时,还剩下49元。

 

  家里人问他,钱哪里去了?他说,我们苗家人好客,我去村民家让他们唱歌,让他们讲故事,我怎能空手去。每去一家,我要带点酒、带点肉、带点糖去。

 

  回到家里,家人开玩笑问他,怎么还知道回来?不如在那做上马路村人得了?

 

  文老说,我也想啊,呆了24天,我发现身体吃不消啦,感觉呼吸困难,还老咳嗽,我怕给老乡添麻烦,所以才不得以回来的。身体好了,我还要去半个月,我刚找到了当地一个和我一样年纪的巫师,他身体也不好,我得赶紧记录下来。如果他老人家不在了,很多东西就失传了。

 

  上马路村的24个日日夜夜里,文老体重下降了近10斤,回来时脸又瘦又黑。

 

  我们不同意你再去那个村子了,你上次去,差点出了生命危险,医院的身体检查各项指标都出了问题,家里人很不放心。

 

  不行,我的生命算什么,把我们的文化记录保存下来,那才是大事,明天赶紧把我送到医院,我好了就马上去。

 

  住院9天后,文老康复离院,第二天,又买了十几斤的米酒去达地乡了。

 

  这一去又是半个月,等他回来,他的本子密密麻麻写满了,苗文有近2万字。

 

  今年的5月1日,他的一本苗文故事手稿掉在地上,家人也不注意踩了一下,他心疼得要命,狠狠地批评了家里人,然后把书捧起来,用干净帕子擦干水分和灰尘,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找来牛皮纸,把手稿包了起来。

 

  “只要我还能走,还能写,还能唱,我就将苗族文化收集与整理工作进行到底,直到我生命的结束,这是我对培养我的祖国,我的家乡的唯一回报。”文老坚定地说。

 

  文老就这样爱他的苗歌,爱他的苗语,爱他的苗书,爱他的苗乡人,爱他的民族文化……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从事民族文化工作59年来,文老几乎走遍国内所有苗族的省份和县市,走遍了雷山县所有村村寨寨。59年来,他的手稿装满3个大麻袋,购买相关民族书籍2000余册,购买有关苗族光盘200余套,磁带录音207盒,内存卡录音5张,视频记录光盘107张。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目前文老参与编写或独立编写出版的专辑就达6部:《西江千户苗寨历史与文化》、《报德苗族》、《杨大陆之歌》、《雷公山苗族巫词嘎别福》、《雷公山苗族歌谣、谚语、谜语选编》、《雷山苗族民间故事》。此外,他还没有出版的手稿还有1麻袋。

 

  “我还没有出版的手稿,是我最近10年来,对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的一些思考,也包括我最近10年来对我县苗族文化的重新整理与记录,相对于以前出版的,还没有出版的手稿份量要重得多。”文老说。

 

  文老的愿望

 

  “从我的调查发现,学校的民族文化上得好,能传承的人就多,学校搞的民族文化课不好,能传承的人就少。雷山也是看到了这个问题,我们雷山从幼儿园就开设民族文化传承课,这个是我最高兴的,比我天天搞的收集和整理民族文化效果好得多。所以我希望民族文化传承课,雷山要继续开办下去,哪怕与高考中考有冲突,都要搞,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是可悲的。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高考,把民族文化考试也列入其中,也列入高考成绩。如果有那一天,整个中国就到处是文化了,就不怕中国的文化失传了。”

 

  “现在雷山搞旅游,我觉得不光要做基础设施建设,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抓人的民族文化素养与人的为人处世素养,雷山是苗族文化展示中心,但穿民族衣服的人很少。这个现象,就会引起游客的怀疑,我到了雷山,发现这个地方没有苗族人啊?他们怎么说是苗族文化展示的中心?”

 

  “有个问题很重要,举个例子说,你到一家酒店吃饭,饭菜很好,但服务员态度不好,老找理由渣你身上的钱,你会说这个酒店好吗?肯定不会。反过来讲,你去一家差点的酒店,但服务员对你很好,他们用心与你谈话,用心给你做饭菜,用心确保你的用餐安全与卫生。这样的酒店,你说他不好吗?恳定你会说,这个酒店真好,在家一样的感觉。人的最高境界旅行,就是去看那个地方的人!看那个地方人的心!看那个地方的人的风貌和精神!其次才看景。游客到雷山旅游,想看的是热情好客、朴实纯真的苗家人!其次才欣赏纯正浓厚的苗族文化。人都不好,估计文化也好不到哪里去!”(完)

 

即时新闻 | Instant News

专题 | Special Coverage

明礼知耻 崇德向善

明礼知耻 崇德向善 LOGO以“心形图案”及“丝带”为元素,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弘扬中华传统美德相结合,以“崇德向善”为核心理念,以“明五礼知五耻”为内容,寓意做人要明五礼,即:仁、义、诚、敬、孝;知五耻,即懒、贪、奢、浮、愚。

新常态新起点新贵州·2015贵州两会

新常态新起点新贵州·2015贵州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数据显示,2014年,贵州省地区生产总值达9251亿元人民币,增长10.8%,增速连续四年居中国前列。中国西部省份贵州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抓改革开放,积极适应新常态,蹄疾步稳地实现综合经济实力跃上新台阶。

第24届全国图书博览会

第24届全国图书博览会全国图书博览会,原名为全国书市。2007年在重庆市举办的第十七届正式更名为“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经过二十多年,全国书博会也已由最初单一的图书交易活动,发展为融出版物展销、信息交流、行业研讨和倡导全民阅读等功能为一体的文化盛事。书博会渐由“独木”长成“林”。

贵阳孔学堂

贵阳孔学堂贵阳的孔学堂,在功能定位上是以“传承与弘扬儒学的圣殿,教化与开启新风的基地”为目标,具有教化、礼典、祭祀、典藏、研究、旅游等六大基本功能。

图说 | Photo Story